在大马,上市公司必须在季度完结的两个月内,宣布季度财政报告。

越来越多人对越来越多关于季度报告的好处和坏处辩论。有些国家基于一些理由取消季度报告,以6个月报告来取代。


大马的监管单位可能重新探讨季度报告的好与坏。

MSWG更倾向季度报告,因为它让股东们提早知道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

透明的季度报告才能为投资决定提供足够资讯,同时,更频密的资讯披露有助于发掘合理价格。

上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说,6个月的基础将“允许更大的伸缩性和省钱”。

关于“更大的伸缩性”的说法是充满神秘感的。而关于“省钱”的部分却不可能是事实。


上市公司每月都准备管理层的财报,这些报表应该要“可靠”,才能被依赖进而有助于作出决定,且必须遵守会计准则(在大马,是MFRS财报准则)。

年度经审核财报是这些“可靠”的每月财报总计。如果他们可以制定“可靠的每月财表”,那幺上市公司当然可以做出三个月的总结,并每季度公布。

我们还需要季报吗前线把关

可抑制短线投资?

有些人说,季度报告导致短线投资。然而“短期”的诠释具有争议。

有些人甚至觉得6个月是短期,因此采取6个月的报告期限不一定可以抑制短期投机。

所以我们怎幺可以说:“短线投资”不好或不正面。

短线投资确实产生速度,即交易所的生命力。市场包含了短线和长期投资者,贬低前者而褒扬后者不公平。

另一个对季度报告的争议,是他们可以扭曲公司全年财政表现。

有这样的看法是保护主义,因为它假设投资者是无知的。

换句话说,与其如此假设,假设投资者清楚自已所面对的风险及在做出投资决策时考虑到可以承受的风险更好。

对于周期性行业和受到国际因素波动的行业,我们必须赞扬投资者在做出投资决定时考虑到这些因素。

另一个觉得应该取消季度报告的争议,就是总执行长将减少开销、延迟启动有益的计划,或提前预订销售以达到季度盈利目标。

这就是为什幺,我们要有成员包括独立董事的董事部,来确保上述事项不会发生。

必须注意的是,上市公司的策略由董事部主催。

无论如何,最后一点,关于“提前预订销售”看来非常可疑,可能导致舞弊的问题。

或许,双层方法行得通。我们可以将大公司(根据MCCG诠释的大公司)和其他公司分开处理。

其中一个类别,必须做出季度报告,另一种只需6个月报告。但问题是,哪一个种类公司,需要准备哪一种报告?

“大公司”一般上有较大的财务资源和更完善的财政功能,同时也有很多分析员研究它们。

“其他”公司没有这些财政资源和完善的财政功能,也没有很多分析员研究它们——甚至完全没有研究它们。

这些是“大公司”必须准备季度报告,而可以豁免“其他”公司季度报告(只要求它们呈上6个月财政报告)的原因。

监管单位任务将很不简单。他们必须和各种利益相关者讨论和决定——或许是实用的决定——让大多数人都获得最大好处。

不过, MSWG的立场是,我们选择季度报告,因为提前知道财务情况,让股价走向更准确。

MSWG企业快讯:
3马企晋汤森路透D&I百强

汤森路透在9月6日宣布2018年多元化和包容(D&I)指数排名。根据环境,社会和监管(ESG)数据评估了全球有超过7000家公司,并选出全球100家最多元化及包容的全球集团。

有三家大马公司上榜。数码网络(DIGI)是大马唯一挤进前50名的公司。其他两家大马公司,分别是排名88的大马雀巢(NESTLE)和排名95的联昌集团(CIMB)。

评论:

恭喜数码网络、雀巢和联昌集团。这是大马之光。

传统上,投资者根据公司的基本估值来做出投资决定。

现在,当做出投资决定时,越来越多人注意到ESG因素(尤其是气候变迁)。

投资者和公司,越来越意识到ESG对长期风险和回酬的影响。

例如,自然资源枯竭的环境风险、气候变迁冲击、雇员的健康和安全社会风险,人口搬迁和经济冲击,监管和报告的合规风险等。ESG因素对业务和国家经济的影响需获得更大的关注。

我们很高兴见到大马公司在全球舞台发光发亮,也希望见到更多的大马公司获得此种殊荣。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马拉卡(Malakof)股东特大

要点/课题:

如通告第28页,Alam Flora的法定业务收入获得财政部的税务豁免。不过,我们注意到属于马拉卡所有的盈利,是根据其97.37%的Alam Flora股权计算,其中截至今年3月杪财年的9680万令吉,经公司税24%调整。

请澄清,将来Alam Flora能否继续享有其法定业务收入税务豁免吗?

成功汽车(BAuto)股东大会/特大

要点/课题:

1.我们注意到比较2017年的9万5595令吉,2018年的内部审查费用大幅减少到5万9414令吉。请问为何会大幅减少?内部审查的范围是否减少了?

2.即使2018年取得较高的净利(1.51亿令吉),比较2017年的1.315亿令吉,每股股息却从18.5仙,大减至8.55仙。同时,虽然较高的盈利可以让执行董事的薪酬也跟着增加,我们注意到薪酬从2017年的265.7万令吉,大增97.6%,在2018年达525.2万令吉(参阅114页)。

请董事部解释为何股息减少,但是董事薪酬却大增?

免责声明: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email protected]